相关文章

社会信仰缺失暗访深圳性保健品内幕

信仰缺失的年代,躁动的欲望,让很多人血脉喷张。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各种强奸案和迷奸案在我们的生活周围发生着。对于这种这种“病态”的社会现象,记者暗访了深圳的一些性保健品店,揭露其中的真相。

性保健品,很多人羞于启齿的表象下,蕴藏着巨大的市场。但很少有人了解,这市场中隐藏的秘密。

经过调查,一粒壮阳药,成本只几分钱,几经倒转,身价飙升数十甚至数百元。它们多披着“食字号”的外衣,标为食品,里面却添加了西药化学成分。

高利润、低风险的壮阳药市场,造假工厂不断蔓延,有些假药打着名贵中药配制的旗号,却添加了兽药。

药监、工商、公安、计生委、质检、发改委……多个部门管理,却呈“九龙治水”之态,让性保健品市场,钻进了法律空白和管理的灰色地带。

记者随机购买5种壮阳药,经鉴定均涉嫌假药;权威专家称,成人保健品市场超八成壮阳药系假药。

暗访 三无产品混杂

记者来到市区学府路一家性保健品店,老板见了记者热情相迎。小店里堆满了商品,剩下的空间很小。“你想要什么?这里什么药都有。”老板问,“男用还是女用?你要什么档次的?”

记者在这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内看到,柜台上摆放着大概十几种性保健药品,墙上、柜台上都有药品宣传单,上面的介绍详细露骨,许多配图“活灵活现”,其中最让人眼花缭乱就是各种各样的“仿真器具”。

记者在店内仔细看了一圈,发现在一些性保健药品的外包装上,有的印着食品的批号,有的干脆就没有生产厂家和批号,药品外包装上的介绍全是日文或是英文。而对于各种男女“性用具”不仅外包装粗糙,而且根本找不到任何生产厂名、厂址,包装内也找不到相关的说明书。

随后,记者来到市区玉茗大道一家性保健品店。记者注意到该店内摆在玻璃橱窗里的商品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计划生育用品与药品;另一类是各式各样的“性器具”等。同时发现许多“催情药”的外包装上也很少注明厂名、厂址。

记者谎称想买女士用的“催情药”。据该店主介绍,“催情药”有液状和粉状两种,价格贵的有一百多,便宜的几十也有,“这小小一包药,价格怎么这 么贵?”见到记者对高昂的价格咋舌,该店主信誓旦旦向记者保证药品服用的效果,“东西你尽管相信,肯定是一分钱一分货,那些便宜的根本就没有效果。这是新 进的药,最近卖的特别好。”

“你这些货都是从哪里进的?”记者问。“全国各地都有,我们都是从正规厂家进货。”回答时店主露出戒备的神态。

店主在和记者聊天的同时,还在不停地上网。记者看到,他也经营着一家网店。“网上的生意比这里好。”店主说。记者随后上网浏览了几家网上成人用 品店,里面文字和画面更是露骨,许多产品号称是从国外进口的。但据业内人士介绍,这些大都是国内生产的,贴上一个“洋标签”,就成了进口产品。

采访中,记者发现市区每家性保健药品品种大同小异,三无产品比比皆是。

记者暗访发现这些所谓的“性保健品”主要售往一些桑拿房、舞厅、洗头店,而这些地方一买就是一麻袋,能拿到优惠政策的、搞过医疗器械的和闲杂人员都在卖。

而卖性保健品,也没什么技术含量,谁想卖都可以。而且,只要你店开起来,货源就不要烦了,经常有人上门推销,给你介绍新产品。

你说要产品检验证书?有什么证书啊,批发商拿来的货也没证书的。你要记住,这一行不讲证书,只讲效果。你找批发商拿货,根本不用管什么证书,只 要问“效果怎么样”,他当然说“好”,那你就拿货是了。等到你卖货的时候,客人都羞羞答答的,谁还问你什么证书,他们开口也是问“效果好不好”,你只要说 “效果当然好了”,他就会买。

卫生不卫生?我看过那些地下工厂,就是几个工人,在一个大桶里搅拌搅拌。壮阳药就是放点药粉,然后加面粉进去搅拌;许多“印度神油”,就是消毒酒精勾兑勾兑。可是卖的时候,就不能这样说了,我肯定是说非常卫生。

你要看说明书和生产日期?有啊,你可以看说明书,几百个品种,说明书千篇一律,都是一样的,随你写,几分钱一张去印好了。只要把包装做得漂漂亮亮的,一样好卖。

对此,专家表示,从未批准过壮阳产品“白加黑”的文号,“文号都是编造的。”保健品店里的近百种保健用品,多数都是“标着假文号”的普通食品。

食品里的非法添加物

从事该行业近20年的张华说,性保健产品里都掺有“伟哥粉”,这是行业的潜规则。

“伟哥粉”是正宗伟哥的化学成分。目前,市场上正宗伟哥有三种,分别是万艾可、希爱力、艾力达。目前医院认定的具有西药成分的速效壮阳药只有这三种。

据了解,“西地那非”是第一代伟哥“万艾可”的主要成分,希爱力中的主要成分是“他达拉非”,这两种成分被认为是“猛药”,经常被仿用。

高敬德,被称为“中国药品打假第一人”,参与数百次打假行动,他提供的一份盖有上海药监部门印章的假药名单显示,多数壮阳“伟哥”经检测,含有西地那非、他达拉非等西药成分。

比如,此前“欢乐岛”推荐的产品“VIAGRA”,被检出每粒含西地那非154.3毫克。宣传为藏药的“鹿茸虫草胶囊”,每粒含西地那非40.9毫克、他达拉非5.6毫克。